第三十五章 噩梦归复
作者:Andlao      更新:2022-05-27 11:25      字数:3219
  天蒙蒙亮,伯洛戈便已经醒了,他是个睡眠时间很少的人,通常来讲,睡上几个小时,伯洛戈就会变得精力十足。

  杰佛里也曾惊异于伯洛戈的活力,面对他的疑问,伯洛戈只是随意地解释道“在黑牢里,我已经睡的够久了”。

  睡醒了,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起床,躺在温暖的被褥里,眼睛微眯思索着什么。

  昨夜发生的诡异情景在眼前闪回,跨越过时间与空间,带来刺骨的冰冷感。

  伯洛戈伸出手,搭在床旁的窗台上,胡乱地摸索着什么,轻易地触碰到了那个冰冷的东西。

  朦胧的睡意在刹那间消失,伯洛戈完全清醒了过来,就像从温暖的被窝里,被人拖进了冰冷的深海中。

  呼吸微微急促,他拿起那个东西,举在头顶,注视着它。

  玛门币。

  金灿灿的、宛如黄金般的玛门币。

  伯洛戈坐起,手心里攥着玛门币,能从手心里感到金属的冰冷,这份冰冷没有因伯洛戈的体温而回暖,而是一如既往,散发着森严的寒意。

  没有任何人为他解答,但伯洛戈本能地意识到,这枚玛门币是不同的,和维卡为自己展示的玛门币不同,这枚玛门币是极为特殊的……带着魔力的。

  拉开窗帘,伯洛戈看向大裂隙的方向,眼神闪过些许的迷茫,紧接着便是一种炽热的期待感。

  嘴角微微挑起,伯洛戈嘟囔着。

  “这才有意思啊。”

  他是真实的。

  所谓的都市传说逐一浮现在眼前,由虚幻化作真实,距离无限地拉近,直到触手可及。

  这令人惶恐不安,但又激动万分。

  伯洛戈就像个新生的孩童,每天都能遇到些新事物,他甚至开始期待下次拜访彷徨岔路时的情景了,真想好好地挖掘一下藏在大裂隙之中的秘密,一睹“他”的真容。

  彷徨岔路之主,阴暗与邪异的庇护者,盘踞在大裂隙影子之中的未知。

  僭主。

  “你究竟是谁,想要做什么呢?”

  伯洛戈低语着。

  如果说自己有什么价值的话,那必定是自己的“死而复生”,而自己的情报算是绝对保密的,完全处于秩序局的管控之中,“僭主”又是怎么了解到的自己呢?

  狩猎诺姆时被发觉的吗?

  可伯洛戈清晰地记得,他没有留下任何目击者。

  思绪在此中断,伯洛戈意识到了自己的误区,谁说没有目击者,便无法发觉自己呢?

  和被物理守则严格束缚的“前世”不同,如今伯洛戈所处的这个世界,拥有着诡诈未知的超凡之力,或许正是某种超凡之力的运作,才令自己暴露在了“僭主”的眼中。

  毕竟他是彷徨岔路的创立者,一手缔造了这阴影之城的存在。

  像这样传奇的存在,再怎么幻想他的强大也不足为过。

  可越是这样想,这种被大人物盯上的感觉,还真是令伯洛戈感到不适。

  缓缓地握紧了拳头,伯洛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需要力量,他需要能在欧泊斯立足的力量,哪怕不能对抗这些未知的大人物,但至少也要拥有从他们身上咬块肉的能力。

  伯洛戈一直秉承着,“即使打不过,也要让对方付出些代价”的理念,杰佛里称赞他就像头暴躁的恶犬。

  听起来很糟糕,但杰佛里意外地喜欢伯洛戈这一点。

  起床,整理着床铺,穿好衣服,打开电台,等待着杜德尔主持的《灰雾、工业与美味鲜虾脆饼》,并在等待时间里思考今天做些什么。

  不久后,熟悉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出。

  “各位听众好!我是杜德尔,您一天两播的忠实朋友,欢迎收听本栏目!”

  伴随着着刺耳的音乐,歌声中杜德尔大吼着。

  “灰雾!工业!美味鲜虾脆饼!”

  伯洛戈想到今天做什么了。

  他准备午餐去吃美味鲜虾脆饼,这是欧泊斯的特色美食,美味到杜德尔的电台节目里都包含了它的名字。

  回忆食物的美味,久远的记忆也逐步浮现在了眼前,和蔼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“要吃点什么?”

  伯洛戈记得,那是他出狱时,遇到阿黛尔后所发生的事情,两人短暂的叙旧后,她带自己去了路边的一家餐馆。

  阿黛尔坐在自己的对面,目光柔和地看着自己,问询自己要吃些什么。

  “慢点吃,慢点吃,还有很多。”

  看着自己狼吞虎咽的模样,阿黛尔连连说道。

  伯洛戈还记得那感觉,干涩贫瘠的口腔,一点点分泌出口水的那种酸涩感,就连食物的味道都没来得及品尝,他便大口大口地吞咽下去。

  “牢里的生活很难熬吧。”

  目睹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,阿黛尔问道。

  “还好,就是吃的东西有些差。”

  为了不让她担心,伯洛戈没有和她说过关于黑牢的事,除了三餐。

  “简直就是猪食。”

  伯洛戈咒骂着。

  回忆到此终止,自己没有在餐馆,而是家中,身旁也没有阿黛尔,有的只是收音机里,杜德尔的声音。

  伯洛戈的表情有那么一丝僵硬,微笑凝固在脸上,就像电影结束后,尚未从故事里走出,便看到片尾字幕的观众们。

  他是个记性很好的人,而且他也很喜欢回忆。

  对于伯洛戈而言,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后,“前世”的记忆开始显得无比陌生,就像另一个人的记忆。

  可他仍愿意不断地回忆着,回顾着那些珍贵的记忆,这些记忆就像一幕幕电影,支撑着他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。

  “只要有回忆,人就能忍受孤独。”

  伯洛戈呢喃着。

  那是伯洛戈最为珍贵的宝藏,无人知晓的“前世”,绚丽美好的记忆。

  用力地摇摇头,摆脱略显伤感的情绪。

  无聊的一天有了初步的计划,伯洛戈看了看自己的储蓄,他想在家里弄一个电视机,再弄个录像机,这样在家就能看电影了。

  算了算资金,即使买的是二手货,依旧不是伯洛戈目前能承担的起的,看样子自己还要为此忍耐一阵。

  伯洛戈长长地叹了口气,他见鬼地发现,过了这么久,经历了这么多,自己最后居然还要为钱发愁。

  有种一切又回到起点的感觉,这太糟糕了。

  有那么一瞬间,伯洛戈甚至在幻象,要不要出去打击黑帮,自己这可是正义之举,唯一需要的就是……黑帮的一点点资金。

  这大概算是黑吃黑吧,也不知道秩序局怎么看待这种行为。

  思绪乱糟糟的,混合在了一起,变成了一团乱麻。

  看向电话,伯洛戈在想秩序局能不能预支付工资,自己这样的优秀职员,应该可以预支付些工资才对吧,可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。

  伯洛戈愣了两秒,然后脸上涌现喜色。

  通常来讲,只有杰佛里会给自己打电话,而他联系自己,便意味着植入仪式的到来。

  一把接起电话,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“伯洛戈?”

  “嗯,是我。”

  伯洛戈回应着,声音里带着喜色,除了砍恶魔外,少有事情能让伯洛戈这么开心。

  植入仪式、炼金矩阵、秘能……

  实际上伯洛戈已经是超凡世界的一员了,他的“死而复生”要比绝大部分人的秘能,还要强大,可这还不够,伯洛戈还需要更锋利的剑,更沉重的锤。

  “是植入仪式准备好了吗?”伯洛戈问。

  听到这,杰佛里的声音一滞,他犹豫了几秒,然后声音干巴巴的。

  “嗯……出现了些问题。”

  “什么问题?”伯洛戈感到一阵不妙。

  “实际上植入仪式已经准备好了,按照你的‘恩赐’,我们挑选了几个和你非常适配的‘炼金矩阵’。”

  伯洛戈的“死而复生”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,如果配上合适的秘能,那将发挥出极强的力量。

  “比如‘升躯学派’的秘能·嗜血者,这会让你从他人的里汲取鲜血,转而强化你自己,配合着你的‘死而复生’,你将化作生命收割机。”

  陌生的词汇从杰佛里的口中吐出,听起来所谓的秘能,还分化为不同的学派。

  “但出现了些意外。”

  坏消息来了。

  办公室内,杰佛里也觉得一阵头疼,列比乌斯就在他的对面,一旁是亚斯,还有伊凡。

  几人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,好像在面对着什么艰难的大事。

  在他们中间,是摆在桌面上的文件,上面附带着升华炉芯的标志,被毒蛇缠绕的果实。

  如果只有这一个标志还好,可在升华炉芯旁还有一个略显复杂的标志。

  那是个类似三叶草的标志,每一叶上都刻画着一张人脸,它们拥有着不同的、凄惨的容貌。

  被铁水灼瞎双眼,被针线缝上嘴巴,被匕首刺穿耳膜。

  备受折磨与惊扰的可怜人。

  这是“安全收容部”的标志,权限等级为三,绝大部分职员都不清楚这个部门的存在,负责收容难以处理的超凡实体。

  这还不是结束,杰佛里的目光继续上移,最后一个标志出现在了眼前。

  这个标志的图案很简单,仅仅是一把权杖,但权杖的尾部却析出了金属般的晶体,化作尖锐的利剑。

  所有职员都清楚这“杖剑”标志代表着什么。

  杰佛里说道。

  “这是来自‘决策室’的指令。”

  “什么指令?”

  “中断你的植入仪式……不过别担心,不是准备开除你。”

  杰佛里的声音顿了顿。

  “植入仪式需要重新准备,因为‘决策室’为你精心挑选了一个崭新的‘炼金矩阵’。”

  视线扫过“安全收容部”的标识,七年前的噩梦如潮水般涌来,杰佛里在心里低语着。

  “一个需要被‘收容’的‘炼金矩阵’。”

 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