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移动城堡
作者:Andlao      更新:2022-06-18 11:13      字数:3116
  <div id="cener_ip">  回到病房内,帕尔默为伯洛戈讲述了这半个月来发生的所有事。

  “先是突袭会场的行动,行动很成功,我们不仅搅碎了猩腐教派的阴谋,猎杀了一位猩红主教,还俘获了侍王盾卫中的一位负权者,而他现在正被秩序局严加审讯中。

  至于灰贸商会,这些家伙跑的倒快,一出事,人全消失不见了,好像一夜之间在大裂隙内凭空蒸发了。”

  这些商人消失的何止是快,当战斗在会场内爆发时,这些商人便不见了,只留这些贪婪的客人们,相互厮杀个没完。

  见帕尔默那副困惑的模样,伯洛戈倒清楚这一切的内幕是什么。

  那里可是僭主的地盘,而这些商人作为僭主的信徒,僭主为他们开个后门,送他们离开,实在是太方便不过了。

  现在回想起来,拍卖会表面上是秩序局做的一个局,但伯洛戈总觉得,这更像僭主做的一个局,他把所有人都玩了进去,只是谁都没有注意到。

  帕尔默想了想,又接着说道。

  “这一阵,第六组接替了我们的工作,但这一阵以来,他们在大裂隙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……看样子这次事件就这么结束了。”

  伯洛戈听着帕尔默的话,时不时认同地点头,但到了最后,伯洛戈轻声道。

  “不,并不是所有的事都结束了。”

  “是的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”

  帕尔默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大大的哈气,停顿了几秒后,他继续说道。

  “接下来的事,就是在你坠入大裂隙后发生的了。”

  这次行动其他人帕尔默不了解,但他们这精锐二人组可是饱受重创了,不说自己身上打的石膏,光是伯洛戈这地底之行,能活着回来,就算是个奇迹了。

  “在确认泰达是妄想家后,第六组立刻展开了追捕……实际上他的身份并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,泰达所携带的不灭之心。”

  帕尔默说到一半,突然被伯洛戈打断了,伯洛戈问道,“你知道不灭之心究竟是什么吗?”

  被问到不灭之心,帕尔默沉默了下来。

  在整场行动中,他们两个从头到尾都在追着不灭之心跑,为了这个鬼东西,和一批又一批的妖魔鬼怪打了数个来回,本以为胜券在握,最后却被妄想家截走。

  一想到这些,帕尔默就有种挫败感,作为悍匪他居然被别人抢了东西,无论如何他都要想办法抢回来。

  “不灭之心吗?”

  帕尔默显得犹犹豫豫,但他还是开口道。

  “这是我从杰佛里口中追问到的,他说这是……祸恶的心脏。”

  意料之中的答案。

  伯洛戈靠向身后的墙壁,脑海里的一团乱麻,此刻完全舒展开了。

  这就是秩序局抗拒猩腐教派的理由了,大裂隙下的祸恶,看样子归属于猩红主母,而一旦让它与不灭之心接触,说不定这头祸恶会在瞬间苏醒。

  “你知道祸恶的存在?”见伯洛戈反应如此平淡,反倒是帕尔默觉得意外了。

  “别小瞧专家的知识储备。”

  伯洛戈自信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接着问道,“还有呢?”

  “第六组突袭了泰达的炼金工坊,而那座炼金工坊……消失了?”

  “消失了?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消失了,这似乎是其虚域的力量,令整个炼金工坊进行位置的变迁,但以我之前接触的强度来看,泰达的虚域并不完美,它移动不了多远,应该仍处于大裂隙中,这一阵第六组巡逻的同时,也是在搜寻炼金工坊的位置。”

  帕尔默注意到伯洛戈脸上闪过的迷茫,他带着几分坏笑道。

  “怎么?居然有专家不了解的东西吗?”

  伯洛戈面无表情地看着帕尔默,两人对视了几秒,帕尔默摆摆了手,抱怨道,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

  得承认,伯洛戈是个很擅长审讯的人,当他一言不发,直勾勾地看着你时,你总会忍不住把自己心底的小秘密全部抛出来,以换取一丝的安全感。

  “对于你这种废话连篇的家伙,这能有效地降低我们之间沟通的繁琐。”

  伯洛戈对此毫不在意,每次当他不想听帕尔默的废话时,他都会这么做,然后帕尔默就会把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,精简成几段话。

  “就像垦室可以在空间维度进行不断地延伸一样,不同的虚域也具备着不同程度的力量。”

  帕尔默觉得这样的对话毫无乐趣可言。

  “还记得不死者俱乐部吗?那里也被虚域保护着,而笼罩在其中的虚域,也具备着位置转移的能力。

  我听瑟雷讲,不死者俱乐部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个位置,但他们最近蛮喜欢誓言城·欧泊斯的,就准备在这里先住上个一百年。”

  帕尔默解释道,这些不死者们常年窝在那个小房子里,而那个小房子自身也是可以移动的,只是具体的移动条件,帕尔默还不清楚,毕竟他可不是不死者俱乐部的会员。

  “听起来就像个移动城堡。”

  “准确说是移动酒吧,不过……不死者俱乐部也能这样?”伯洛戈略显吃惊,“瑟雷没和我说过这些。”

  “这一点你需要反思一下你自己。”

  帕尔默说着伸出手,戳了戳伯洛戈,“别想那个见鬼的炼金人偶了,你还记得你上次来不死者俱乐部和大家愉快地宿醉是什么时候吗?”

  帕尔默语气娇柔了起来,带上了几分怨气,“你心里还有我们吗?”

  “我……我不喜欢宿醉。”

  伯洛戈眼神嫌弃地看着帕尔默,干巴巴地回应着。

  见此帕尔默一边摇头,一边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。

  “完了,都完了,专家也会被人蛊惑心智啊,这一切太眼熟了。”

  帕尔默居然开始回忆了起来。

  “想当初,我和我未婚妻也是这样,结果把我的朋友都冷落了,大家出来玩也不带我了,然后就是入职秩序局,这下子连未婚妻也没了。”

  说到动情处,帕尔默仿佛都要哭了出来,对此伯洛戈除了一些嫌弃外,实在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了。

  要不去问问别人吧?

  作为不死者俱乐部的会员,伯洛戈除了日常上班会借道不死者俱乐部外,他基本不怎么主动去那个醉鬼之家。

  帕尔默不同,他一有时间就会泡在不死者俱乐部里,和瑟雷侃天侃地。

  克莱克斯家与维勒利斯家之间的血仇血债在两人身上荡然无存,两人称兄道弟、载歌载舞。

  “这样真的好吗?你家里人知道,应该会很生气吧?”有时候瑟雷会这样问道。

  “一码归一码!”帕尔默高举着酒杯,紧接着小声道,“出了这个门,我们就当做互相不认识,怎么样。”

  “你是夜族领主,我是克莱克斯家的继承人……我们见面还可以打一架,当然,是假装的那种,反正你也不会死,让让我怎么样?”

  “完美!”

  对于帕尔默的恬不知耻,瑟雷予以大拇指的赞赏为回应。

  “然后就是这样,泰达带着不灭之心,以及他的炼金工坊就这么消失了,但他逃不掉的,应该仍躲在大裂隙内,找到他只是时间问题。”帕尔默总结道。

  伯洛戈思考片刻,然后想起了另一个东西。

  “那么僭主许诺的那个东西呢?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“空想种,有人得到它了吗?”

  帕尔默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之间的谈话,他一副绞尽脑汁的模样,而后说道,“没有,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消息。”

  “我感觉更像是僭主开了个空头支票,把所有人都欺骗了。”

  回想起了解到的情报,帕尔默接着说道,“魔鬼们是这样,一群该死的狡诈恶徒。”

  “不……魔鬼们确实是邪异可憎的家伙们,但他们从不食言,也绝不撒谎。”伯洛戈低语道。

  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  “有人确实拿到了空想种,但他是谁,是未知的。”

  想到这些藏在水面下的东西,伯洛戈便感到一阵头疼,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担心的太多了,这种事情应该交给杰佛里他们才对。

  伯洛戈有时候觉得自己有些……自大,总想将所有事掌握在自己手中,而他自身的能力却无法跟上这一切。

  是时候把晋升的事宜提前了,晋升为那祷信的骑士。

  “说来,伯洛戈。”

  帕尔默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,他追问道。

  “大裂隙底下,究竟有什么?”

  伯洛戈的眼中闪过难以察觉的异色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与帕尔默描述这一切,更重要的是,是否要和帕尔默提及这些秘密。

  触及冠冕的所罗门王,被埋葬的神圣之城……

  正当伯洛戈准备开口时,敲门声响起,而后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  “伯洛戈·拉撒路先生。”对方喊出了伯洛戈的名字。

  伯洛戈打量了一下男人,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脸上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,和善的微笑留在脸上,目光柔和地看着自己。

  “你是?”

  “第四组、深渊守望者副组长,埃文·鲁道夫。”
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
  今天街道要维护管道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,导致从早上6点停水停电到晚上6点,只能手机码字了,暂且一更。

  7017k

  <div id="cener_ip">